加入收藏
设为首页
谯城区朱飞:两度援疆倾情传帮带 助力少数民族孩子放飞心中梦想
发表时间:2020-12-18 14:34:00来源:亳州文明网

  人物简介:朱飞,男,1978年10月生,民盟党员,亳州一中教师,安徽省第九批、第十批组团式援疆教师。

  事迹简介:朱飞2002年7月毕业后曾在亳州二中、濉溪二中工作,2016年8月选调到亳州一中任教。2017年8月作为安徽省组团式援疆支教队队员,到和田地区皮山县高中支教,2018年8月再度援疆,被任命为皮山高中支教组长、挂职副校长。朱飞帮助皮山高中实现了国语教学全覆盖,积极发挥传帮带作用,通过师徒结对帮扶等途径,让受援学校玛伊努尔·麦合木提等一批青年教师迅速成长为业务骨干;朱飞为学校制定“校风”“教风”“学风”、创作校歌《绽放》,为标准化学校建设做了大量准备工作。朱飞多次走进阔什塔格镇喀热苏村,增进民族友情;联系亳州一中为受援学校捐赠图书1700多本和御寒棉衣1200多件;每年对家庭特困的维族孩子美合日班·阿布力米提和赛依皮丁·阿不杜喀迪尔资助直至其大学毕业。

  2020年1月,朱飞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授予“第九批省市优秀援疆干部人才”称号,被记功一次。并先后荣获“亳州市教坛新星”“第二届安徽省最美教师”等称号。

  正文:

  民族一家,皖疆情深。作为第九和第十批援疆教师,朱飞牢记使命,赤诚支教,助力皮山县教育发展,圆满完成了援疆任务。

  “爸爸,别走!”

  朱飞决定援疆是在他的父亲刚刚经历癌症手术之后,而他的祖父已经卧床不起到了弥留之际。得知朱飞的决定后,尽管他的父亲和祖父都给予了坚定的支持,但真到了离家的时候,朱飞还是没控制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低声说:“爸,爷爷,我走了。”

  第一年援疆离家的时候让朱飞印象深刻,朱飞在昏暗的凌晨里刚刚离开自家小区几十米,手机突然响起,耳边传来手机那头女儿“爸爸,别走!”的撕心裂肺的哭喊声。朱飞只能把手机放在耳边听着女儿长久的哭泣,头也不回地直到消失在黎明的寂静里……第二年的援疆离家,朱飞悄悄走近还在沉睡的女儿,轻轻说句:“宝,爸爸走了。”他的女儿却像触电似的,小手立刻伸出来紧紧地攥住了朱飞的手,颤着声音说:“爸爸,别走!”朱飞知道这一走又是一年,可是援疆的那头也是好几十名和女儿一样的孩子。

  朱飞说,他非常疼爱女儿,但是正是为了疼爱,所以选择远离,等女儿长大了,女儿会明白他坚持援疆支教的意义。

  “你听懂了吗?”

  在维语的环境中长大的少数民族的孩子,国语基础普遍非常薄弱,而他们的学习习惯普遍也不好。刚开始援疆授课时,朱飞一节课有时一半时间都要花费在督促学生认真听课上。一次上课,朱飞发现一个女孩一直低着头不怎么看黑板,于是就问她,“听懂了吗?”女孩点头,朱飞说那你把我说的内容复述一遍。女孩沉默不语,朱飞有点生气地提高了嗓门问她为什么不看黑板,这个女孩还是沉默不语。这个时候,其他学生才告诉朱飞女孩听懂的只是他问女孩的“你听懂了吗?”这五个字,而其它授课内容女孩如听天书。那一刻,朱飞为自己不了解学生的实际情况而愧疚!从那以后朱飞就暗下决心一定要改变自己的授课习惯,把语速降下来,发音到位,能板书的一定写出来,并渐渐形成了一个口头禅,就是经常追问学生“听懂了吗”。有时说不清楚的问题,朱飞就用夸张的表情或搞怪的动作去演示。

  为了让少数民族的孩子听懂问题,朱飞不断调整教学方法,有时就创设少数民族孩子身边的情景,引导学生类推他们因不熟悉或没见过而无法完成审美鉴赏的情景。讲古典诗歌时,孩子们对于“柳”“池塘”“荷”等等意象是完全陌生的,于是朱飞就先放下教材,用大漠里的“胡杨”、戈壁上的“红枣”、他们眼前的“昆仑”作意象理解诗歌,指导学生去读,少数民族的孩子容易理解这些景的内涵,就这样也渐渐搞懂了其它他们陌生的情景。

  朱飞说:“援疆支教必须要做好改变的准备,而且也必须要有改变的能力,否则,举步维艰。”

  “您是我一生的启蒙老师!”

  皮山县处在新疆的西南边陲,边境线上的一个小县城,偏远,封闭,孩子的学习动力普遍不高。而没有梦想的学习注定是不能长久的,朱飞觉得必须要帮助孩子们树立起远大的梦想。

  在援疆的两年中有两个孩子让朱飞特别关注,得到了他的持续资助。一个叫美合日班·阿布力米提的女孩,跟朱飞学了两年国语,第一次见到朱飞时羞涩又紧张,因为落选“内高班”选拔而伤心。朱飞觉得与其他孩子相比,这个女孩至少认识到了学习的重要性,因此,他决定对这个家庭贫困的孩子进行资助。当美合日班·阿布力米提因为学习进步第一次收到朱老师奖励给他的1000元的助学金时,竟激动地留下了眼泪。女孩因为朱飞对她的关注和鼓舞,学习很快有了劲头,基础薄弱的她,高中叁年几乎是使出了洪荒之力往前赶。今年高考,这个女孩考上了抚顺市师范高等专科学校,在给朱飞的留言中她满怀感恩地写道:“您是我一生的启蒙老师。”在女孩大学入学前夕,朱飞又给美合日班寄去了1000元鼓励她在大学专注学业,永怀梦想。女孩深受鼓舞,信心满满地表示以后要继续深造考上研究生,还要像朱老师一样不忘桑梓回报社会。援疆第二年,一个叫塞依皮丁·阿卜杜喀迪尔的贫困男孩同样得到了朱飞的助学鼓励,今年顺利考上新疆医科大学。

  朱飞说:“我的经济能力有限,能助力这两个孩子走出大漠走出戈壁,是我的幸福。一批又一批安徽援疆人也都通过各自的方式,助力皮山苦寒学子实现了梦想而享受着这种幸福。”

  “要留下一支带不走的队伍!”

  “要留下一支带不走的队伍!”这是安徽省援疆指挥部给安徽援疆支教队下达的命令,唯有如此,才能延续安徽援疆人的梦想。为此,朱飞主动参加师徒结对,并做出培养承诺。朱飞自掏腰包为所结对的徒弟购买学习资料,主动听课评课,指导徒弟备课,并通过开展师徒“同课异构”,同台竞课,以赛促教。在指导玛伊努尔·麦合木提参加说课比赛时,因为徒弟不够用心,朱飞多次严厉地批评她,甚至吵至徒弟流泪。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,玛伊努尔·麦合木提一举夺得全和田地区说课比赛一等奖第一名,那一刻朱飞热泪盈眶。玛伊努尔·麦合木提说:“安徽援疆老师的敬业精神让我敬佩,是他们帮助我让我快速成长为一名优秀教师,以后我要发扬他们‘传帮带’的精神,帮助像我一样的年轻老师。”现在玛伊努尔·麦合木提已经成长为皮山高中的一名中层领导干部。

  为培养更多的国语青年教师,朱飞主动承担国语教学培训,并通过推门听课、开设公开课等进行指导,使一批青年教师国语教学水平得到很大提升。

  因工作成绩突出,朱飞作为优秀教师代表在2019年安徽省委组织部援疆援藏干部人才迎春座谈会上发言。如今,朱飞正站在亳州一中教学一线的岗位上,虽然身份已经转变,但是朱飞表示,“援疆精神将会在我身上永远延续”。

责任编辑:李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