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
设为首页
谯城区李宏斌、朱新艳夫妇:悉心照料患病父母近二十载 乐观向上坚守孝道传承
发表时间:2021-02-04 08:25:00来源:亳州文明网

  人物简介:李宏斌,男,1969年7月生,亳州市中药科技学校教师;朱新艳,女,1971年2月生,夫妻二人系亳州市谯城区花戏楼街道杏花村社区居民。

  事迹简介:1995年李宏斌与朱新艳结为伉俪,婚后,李宏斌夫妇把老人的起居照顾得井井有条。2002年,父母同时患脑梗住进了医院,夫妻俩轮换着一边在医院陪护,另一边在家为老人准备调养身体的饭菜。近两个月的治疗,夫妻俩都消瘦了一圈。2003年,李父因糖尿病、脉管炎并发,伤口溃烂,疼痛难忍。夫妻俩看在眼里,心如刀绞。为了帮助父亲摆脱病痛,李宏斌专门请假陪父亲去合肥治疗,白天给父亲穿衣喂饭、伺候大小便、按摩身体,晩上租一张小床睡在老人病床边,一路细心照顾。2006年,父亲去世,母亲愈发老年痴呆,生活不能自理。为了更好地照顾婆婆,儿媳朱新艳主动辞去工作。15年过去了,当年30多岁壮年的李宏斌、朱新艳夫妇,现在已经年过半百,黑发渐渐变成了白发;可现已85岁的老母亲,尽管有痴呆症记不清亲人,但精神仍然健硕,每到周末孩子们来看她,她都非常快乐。

  正文:

  孟子曰:“为人子者怀仁义以事其父。”作为家中幼子的李宏斌出生时,父亲已到了不惑之年;成家时,有感于父母亲已苍老需要照顾,李宏斌就主动提出住在一起长期照顾双亲。

  对慈父的报恩

  李宏斌的父亲是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老兵,复员后回到地方工作。李家父母育有两儿两女,长女比李宏斌大11岁。作为家中幼子,李宏斌不仅得到了父母更多的关爱,也颇受兄姐照顾。李父退休后,尽管叁个已成家的子女纷纷恳请父母搬去一同居住,但父亲舍不得小儿子,就一直住在一起。

  1995年10月,李宏斌经熟人介绍,与朱新艳结为伉俪。临近结婚,李宏斌向未婚妻朱新艳吐露了父母的心思和自己的决定,两人主动找到二老表达心声:婚后仍和他们住在一起,一日叁餐,衣食住行,尽心照料。婚后,李宏斌夫妇确实把老人的起居照顾得井井有条。工作之余,他们时常陪父亲散散步,同母亲叙叙家常。

  2002年,李家父母同时患脑梗住进了医院,哥哥姐姐因为工作忙不能时常来照顾,夫妻俩忙成了热锅上的蚂蚁,轮换着一边在医院陪护,另一边在家为老人准备调养身体的饭菜。有一次,朱新艳顶着风雨,骑车去医院给老人送饭,不慎与摩托车相撞,倒在地上许久都没能起身,也没能留住肇事者,她的右臂因此扭伤,很多天都不能伸直。等到老人康复出院,夫妻俩都消瘦了很多。

  2003年,李父因糖尿病、脉管炎并发,伤口溃烂,疼痛难忍。夫妻俩看在眼里,心如刀绞。为了帮助父亲摆脱病痛,李宏斌专门请假陪父亲去合肥治疗,白天给父亲穿衣喂饭、伺候大小便、按摩身体,晩上租一张小床睡在老人病床边,一路细心照顾。根据老人的病情,医生给出了截肢的建议,李宏斌狠不下心让父亲遭受这样的痛苦,带着父亲回到亳州另寻他法。慈父看着李宏斌夫妇为了自己的病情,四处寻医无果,宽慰道:“我的病也治不好,你们也别费心了,早走一天,你们也会清净一天。”父亲的话,如利刃般刺痛李宏斌夫妇的内心,他们暗下决心,一定要找到让父亲康复的办法。经多方打听,他们从涡阳县一名退休老中医那里寻得一剂偏方,俩人对着药方在大药行里一家一家地寻最好的药材。经过一年的精心调养,老父亲的伤口渐渐愈合,腿保住了,身体也恢复了活力。看到父亲开心的样子,他们欣慰地说:“再苦再累也值得。”

  2006年5月,李父的身体明显恶化,他知道上天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。一天,李父把李宏斌、朱新艳叫到自己身边:“你们伺候我这么多年,我没什么遗憾了,唯一的牵挂是你的母亲,她愈发老年痴呆,胡言乱语,生活不能自理,我走后,你们一定好好照顾她。”“爸,你放心,我们一定跟您在的时候一样照顾好妈”,李宏斌夫妇含泪允下承诺。

  对兄姊的体谅

  李宏斌上有两个姐姐、一个哥哥,尽管他们也都很孝顺,但工作上相较于李宏斌更忙碌些,不能每日来父母这里看望,只有周末时来陪父母叙叙话。父母生病住院时,他们也有请假来陪护,主动出医药费,但是父母亲的日常照料还主要是李宏斌夫妇在付出。

  李宏斌非常理解哥哥姐姐们的心情,宽慰他们讲:“我的职业是教师,上完课就可以回,不像你们工作忙,单位离不开你们。朱新艳下岗了,虽然干点兼职,但时间多,你们就放心工作吧,真需要你们的时候,我会通知你们的。”姐姐和哥哥拗不过,接受了弟弟的安排。

  2006年父亲去世后,留下孤独的母亲。由于之前患过脑梗,母亲陆续继发偏瘫、老年痴呆,此时已经生活不能自理。姐姐、哥哥都主动劝说李宏斌夫妇:你们俩辛苦好多年了,现在就母亲一个人,我们轮流把母亲接去住一个月,这样你们俩可以间歇间歇。李宏斌、朱新艳知道这是姐姐、哥哥的好心,但母亲跟随自己生活多年,现在又痴呆记不清亲人,怕离开自己不适应生活;另一方面,姐姐、哥哥的孩子也都不小了,现在跟姥姥(奶奶)一块生活总有一些不方便。李宏斌、朱新艳体谅姐姐、哥哥的不易,主动允下承诺:再苦再累也坚持把母亲照顾好,不让母亲受一点委屈。

  夫妻间的珍爱

  为了不违背自己允下的承诺,照顾好婆婆,儿媳朱新艳主动放弃了兼职工作,全职在家伺候婆婆起居。一日叁餐,她都花心思做不同样式的饭菜,先一勺一筷地喂婆婆进食,再跟家人吃饭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婆婆的痴呆更重了,只认识自己的儿子,对朱新艳的照料非但不领情,还时常闹脾气,甚至又打又骂。

  2015年夏季的一天,老母亲闹脾气把儿媳刚端来的稀饭泼向了儿媳,朱新艳左胳膊被烫伤。这样的经历,让李宏斌对妻子朱新艳倍感愧疚,说了许多心疼的话。朱新艳总是安慰丈夫,“老人糊涂了,我能理解,谁都有老的时候,我不会生气的”。

  这些年,李宏斌夫妻俩每日起早贪黑给老人穿衣、洗脸、喂药、喂饭,照顾大小便,使得老人一直都干干净净的。老人自己动不得身,为了防止得褥疮,夫妻俩每夜都要起来几次给老人翻身,没睡过一个囫囵觉。每当李宏斌的同事、朋友喊他聚餐,他都犯难,因为晚上要照看老人,他要尽早回去让妻子歇息歇息,为此,他还“得罪”过几个朋友。街坊邻里们提到李宏斌、朱新艳两口子都赞不绝口,连声夸赞,“这样的儿子、儿媳真是孝顺,这么多年把老母亲照顾得这么好,老太太真有福气”。

  15年过去了,当年30多岁壮年的李宏斌、朱新艳夫妇,现在已经年过半百,黑发渐渐变成了白发,长满皱纹的脸庞镌刻着岁月的痕迹;可现已85岁的老母亲,尽管有痴呆症记不清亲人,但精神仍然健硕,每到周末孩子们来看她,她都非常快乐。

责任编辑:李飞